MARUU

夏天过去

家里的事情 2

我家里午饭吃得早 晚饭吃得也早 过了五点钟 我爸就催我妈烧饭了
爸:还不烧 吃到几点了?吃完都六点半了 溜一圈狗回来天都黑了
我:天黑怎么了 你害怕?
爸:天一黑蛇虫八脚都出来了 你不知道?


有一天我描述了一下异形破腹式的分娩照片
我妈:其实头生出来之后反而就很轻松了 人生中最轻松的时刻
我爸:那要肩膀也生出来之后才轻松的
说得好像他也生过一样


时隔一个月又重温202 强行拉我妈一起看
妈:这个挺可爱的
我:我们丹尼尔!
妈:这个跳舞挺厉害的
我:我们丹尼尔!!!


我爸有个很傻X的说话习惯 不管说了什么 都要以“啊?”结尾
听着真是傻X透了


她们李氏姐妹讲话都是一个路数
吃午饭时外婆嫌她那碗炒年糕太多了
二姨:不多的 都是那个
外公从年糕汤里夹出一块素鸡:这是什么
二姨:那个


二姨让我帮她买iCould空间 我操作到最后一步 让她自己填账户密码
二姨:那我是不知道的
我:那我就更不知道了

二姨以前买了个Kindle 让我手把手教她用还不够 还要我把步骤全写下来
后来她把我写步骤的小纸条弄丢了 再也不知道怎么下新书 跟我抱怨没书看了

我妈也记不住账户名和密码 全部写在小本子里 
我爸也记不住账户名和密码 让我妈替他写在小本子里
其实我也…………不过我会用Excel


我爸电脑打字用五笔输入 手机用手写 要命的是他很多字都不会写了

爸:水壶的壶怎么写?

妈:上面一个士兵的士 中间一个秃宝盖 下面一个企业的业

爸:上面一个什么?

妈:士兵!战士!搜爵儿!

不禁向我妈竖起大拇指

我爸又不知道矫健的矫怎么写了
妈:马字旁——
我:不对
妈:难道是女字旁——
我:不对
妈:那是什么
我:矢字旁 箭矢的矢
妈:哦对的
我爸还是不知道怎么写 我怀疑他听不懂“箭矢” 我妈就走过去帮他写
妈:嗯?对吗?
我:对的呀……嗯?对吗?
…………对的


妈妈生日 买的蛋糕附赠一个廉价电子蜡烛 莲花造型 点燃后花瓣会打开 并播放生日快乐歌
可庆生蜡烛为什么要做成莲花型呢?充满了往生感
等蜡烛熄灭我妈就果断把它扔了 但音乐还没断 “怎么唱个没完了”
她又把蜡烛从垃圾桶里捡出来 扔地上一脚踩碎
很凶残


我爸有点像Chandler 很少正常地直接回答问题 但他又远没有Chandler可爱 让人三天两头想把他毒哑
有次我问他一件事 他反问我知不知道另外一件事
我:不知道
爸:那么好了咯
我:什么好了咯?问你问题为什么不回答?好什么好!

跟我妈说话也一样
爸:到时候你就报我的手机号
可我爸有好几个手机
妈:你的哪个手机号?
爸:你记住的是哪个手机号?
妈报了一串数字
爸:那是手机号吗?
——这种交流能力 还是毒哑算了


感冒进展到了鼻塞阶段
每次感冒都以扁桃体发炎为起点 就算喉咙一痛就吃药 感冒进程也不会中断 感觉吃药就只是个“我没有放弃治疗”的积极信号而已
想看工作细胞的感冒篇


我妈嫌我看节目太大声 在我电脑屏幕上摸了一下 想把音量调小
我:我电脑又不是触屏的你摸它有什么用 
妈:哦 不是触屏的啊 那你为什么不买触屏的呢?
我:……


我爸看外头不热 带着拉姆想去爬山 结果没多久就回来 说是下雨了 妈妈抱着拉姆去卫生间洗爪子 我爸扭开了客厅的吊扇
妈:雨下得很大了嘛!
我:是电风扇的声音!


那天我妈终于承认了 除了每天琐碎的家务之外 她都无所事事
我:去跳广场舞
妈:切——
她又看不起跳广场舞 觉得自己绝不是那种庸俗的大妈 她是精致的阿姨

那我建议精致的阿姨去报个班学英语
妈:年纪大了记不住的
我:记不住就天天记啊 不就有事情做了
她又以为年轻人学英语是单词看个一遍就能记住的 不能看个一遍记住就不要学 我跟她说我刚开始学英语的时候 哪个单词没有抄过五十遍 她也不听
我:你跟姆奶(外婆)一样的 喊么喊没事情做 叫你做什么呢又不想做

晚上我硬想了个事情给她做:给屁桃书衣的书签绳加缝两个坠子
她就翻出来很多碎布头和绣花线来 摊满了整张桌子
我:我写手帐的时候么你还要说我道具多 哪有你多

给书签绳缝完坠子 她顺势整理了放绣花线的盒子 最后拿着一个插针的布包捏来去 把缩进包里的针找出来 被扎了好几次
妈:针经常少去 其实都跑到里面去了

终于把包里十几根针都抽出来 她把包放到一边 我拿起来捏了两下
我:这个包就不要了吗
妈:好不要哒?里面是我的头发咛
我:噫————
立刻把包丢回桌上 仔细看 被针扎出来的洞里有头发漏出来了 噫————


白天的时候客厅里开着空调 我跟我妈就共享一张桌子——其实是餐桌——进行活动 她真的无聊的时候 我打字她也要盯着我看

我:你在看什么

妈:你的手指

我:是不是很灵活

妈:是 

其实我在当着她面写她闲话

4 4 /  
1 2 3 4 5 6 7 8 9 10

© MARUU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