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UU

夏天过去

房思琪问李国维“我那时候那么小 老师你怎么舍得”
他当然舍得 他的目的就是折断思琪的翅膀 用他的欲望把小女孩钉死 享受她的挣扎和依赖 把她的美据为己有 
玩弄够了后 李国维转向下一个猎物 房思琪被丢在原地腐烂 
就像人摘花、捉蝴蝶一样 而且他二十多年来摧毁那么多少女 付出的代价也不比人们摘花、捉蝴蝶来得多 就算有人可惜花和蝴蝶的折损 又真的能改变多少?更多人站在加害者的一方:因为花/蝴蝶太好看了才摘的
它们的美丽就是原罪

想起那句指责被害者的金句:苍蝇不叮无缝的蛋
蛋明明动也不会动 被磕出了裂缝 被苍蝇叮了 居然还是蛋的错
而苍蝇 苍蝇就该是肮脏的不是吗 人们轻易认可它的存在
就这样 苍蝇们继续满世界飞悠 蛋原地腐烂
这就是蛋的下场 谁让蛋易碎呢 谁让蛋明知自己易碎还要被磕出裂缝呢 
被偷了东西的人是因为自己不当心 被骗了钱的人是因为自己太傻笨 被强奸的人是因为自己太骚 被杀死的人是因为自己平时不会做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 成为被害者是被害者的错
没人觉得自己是坏人 但却往往下意识地站在加害者的立场上替他们辩解 好像这样就可以永远不成为破碎的那个蛋了

3 /  
评论
热度(3)

© MARUU | Powered by LOFTER